广州市云派环保材料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400-8018-159
新闻资讯
NEWS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沙太路天健ID CITY8栋111
电子邮箱:gzypal@163.com
联系电话:020-36756052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 业界资讯

小区无障碍,还有小“障碍”

发布时间:2019-12-02 10:54 作者:未知

《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近日公布,其中对居住社区的无障碍工作进一步明确了要求。比如居住建筑出入口应设置无障碍坡道和轮椅回转空间,居住区内便民服务场所应设置必要的无障碍设施等。但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小区发现,居民小区内的无障碍设施并不尽如人意,由于无障碍设施的不完善、不连贯,给残疾人、老人带来诸多不便。有的轮椅坡道过陡,有的电梯没有低位按钮及语音报层,无障碍机动车停车位更是“难得一见”。

家门口“最后几米”的困扰

出家门,到楼门口,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段再容易不过的路,但对于残疾人、老人等行动不便者来说,却要过几道“坎儿”。

 

路女士居住的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宿舍建于上世纪90年代,由于患先天性脊髓性肌萎缩症,她从小一直坐轮椅,因此当年买房时家人特地选了一层。“从我家门口到单元楼门口,要下一个台阶,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们好久。”

路女士说,她之前出门总是靠爸爸背着上下台阶,但背一趟,再拿一趟轮椅,对于年迈的父亲来说越来越吃力。从去年开始,经别人推荐,她从网上买了一个铝合金坡道,出门前先铺上,用这个临时坡道推轮椅迈过这道坎儿。“但也还是有不方便的地方,这个坡道并不轻,拿出来、放回去都麻烦。”路女士说。

从单元楼到家门口“最后几米”的问题如何解决?路女士曾咨询过许多部门,也跟街道、物业反映过,但都回应说没有合适的改造方案。“一是如果这几步台阶跟单元楼之间接上坡道,坡度会相对较陡,设计上难度较大;二是坡道如果遇上雨雪天气会很滑,不太安全。”

路女士遭遇的困扰,也是不少老旧小区存在的共性问题。记者走访朝阳区荟康苑等小区,这些楼高五六层的老式板楼从单元楼到一层的家门口,都有一个3至5级的台阶。而且就算铺上临时坡道,也并不平缓,坐轮椅的市民必须在旁人的帮助下才能上下楼。

老旧小区轮椅坡道有待“精益求精”

“石景山区苹果园三区15号楼的坡道非常陡,推轮椅下楼特别危险……”市民白女士给12345热线打来电话,希望能够进行改造。

无障碍坡道是小区里最常见的无障碍设施之一。记者从12345市民热线服务中心了解到,近一周以来,12345热线受理市民有关无障碍设施的来电明显增多。其中,无障碍坡道最为引人关注。无障碍坡道虽然已经普及,但是细节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2016年北京市实施的《居住区无障碍设计规程》要求,人行系统地面有台阶时应同时设置轮椅坡道,坡口与地面宜没有高差,当有高差时,高差应小于1厘米。此外,《规程》还规定,坡道的净宽度应不小于1米,坡面应平整、防滑、无反光,当坡度大于1:20时,应在两侧设置防撞扶手。记者走访发现,坡道的问题,主要存在于老旧小区。

 

劲松二区209号楼的轮椅坡道是五六年前修建的,虽然有扶手,但经常有老人反映坡道太陡,而且坡面是“搓板”式的,坐轮椅很颠。今年,劲松北社区开始了老旧小区改造,小区里处处焕然一新,209号楼的坡道也进入了改造的计划之中。

“建这个坡道的时候还没有规范,我们计划冬歇之后就重新设计,让坡道能够真正‘无障碍’。”负责小区更新改造的工作人员介绍,劲松一区二区内共有居民3605户,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过36%,老年人多、轮椅多是这里的突出特征。

 

目前,他们在超市、理发店、居民会客厅等处都设置了无障碍坡道,所有施工都是按照无障碍标准来进行。工作人员介绍,修了无障碍坡道之后,残疾人、老人出门的明显增多了。“接下来我们还会对无障碍坡道进行改造,因为不锈钢扶手冬天冻手,我们打算换成树脂材质的。”

乘电梯也有“看不见的烦恼”

小区里需要“无障碍”的地方,除了轮椅坡道,还有电梯。《居住区无障碍设计规程》明确提出,本市新建4层及4层以上住宅,每单元至少应设置一部无障碍电梯。怎样才能算无障碍电梯呢?

 

具体来说,电梯内部要有镜子,方便乘轮椅者从“镜”中看到自己的行动,将轮椅倒出电梯。同时,电梯还要有低位、盲文按钮、语音报层,侧壁还需有无障碍扶手。无障碍电梯不仅要满足肢残人士等行动障碍者的出行需求,还要保证盲人等视觉障碍者的要求。然而实际上,许多新建小区的电梯对这些有需求的人士并不“热情”。

朝阳三间房附近某公租房小区因为入住的老人较多,被形象地称为“老年公寓”。但公寓里的电梯不仅没有镜子,连低位按钮都没有,更别提盲文按钮、语音报层了。

 

“明眼人可能无法想象,上下楼是我们盲人最大的困扰。我住在25层,如果赶上早晚高峰,根本不敢挤进电梯。”北京市盲人协会副主席曹军告诉记者,由于小区电梯都没有加装语音播报楼层提示,也没有盲文按钮,每天上下楼都要靠询问旁边的人,要么就得自己慢慢摸索。

曹军说,盲人协会曾针对盲人朋友做过调研,他们住的小区里的电梯大都没有加装语音播报楼层提示,也没有盲文按钮,这给盲人出行带来很大困扰,“你想想看,上下楼都那么费劲,又怎么能无障碍出行呢?”

无障碍车位大多“难得一见”

相比较为常见的无障碍坡道,无障碍停车位则显得较为陌生。无障碍停车位是指为肢体残疾人驾驶或者乘坐的机动车专用的停车位。作为区别于普通停车位的标识,无障碍停车位上画有轮椅的图案。

“什么?无障碍停车位?”面对记者的咨询,亦庄某新建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一脸疑惑:“给残摩停的吗?”直到记者打开手机中的无障碍停车位的图片,工作人员才摇摇头:“没有。”

虽然标识明显,但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车主,大多数车主表示没有见过无障碍停车位,也不知道无障碍停车位是什么意思。车主于先生表示,他见过画有轮椅标识的车位,不过不是在小区,而是在一些大型商场或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这得高档小区里才有吧?”

张仲是北京第一批残疾人专用车车主,驾龄已有10年。但是让他无奈的是,他所居住的小区里没有无障碍停车位,每次停车,他只能随机找车位。他说,无障碍停车位因为设有轮椅通道,比普通的停车位要大,相比之下,这种车位在酒店、商场能经常见到,而在小区却不太常见。不但不常见,无障碍车位被占的情况也比较突出。前体操运动员桑兰就曾曝光过自家小区无障碍车位被占的情况。

“无障碍设施是为了让残疾人走出家门,但是这种情况,却让残疾人只能窝在家里。”张仲表示,《居住区无障碍设计规程》明确规定新建居住区应设置不少于0.5%的无障碍机动车停车位,但对大多数人而言,无障碍停车位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

张仲感慨道,北京的公共停车场,大多已经设置了无障碍停车位,每当停车时,系统就可以自动识别他的残疾人专用车,自动予以免费。反而在小区里,无障碍停车位却“难得一见”、“有位难停”,“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声音)

无障碍应让所有人自如出行

“对于残疾人士来说,障碍总在不经意间出现,可能是门口的台阶,也可能是过陡过窄的坡道、没有低位按钮的电梯。”曹军表示,残疾人出门活动偏少,大部分时候局限在小区的“一亩三分地”,所以居住区的无障碍改造更应该得到政府的重视。

他认为,街道、社区、物业应共同发力,并对有残疾人居住的社区进行调研,“社区里哪类残疾人最多,他们的普遍需求是什么,再对此进行个性化改造。”他认为,无障碍设施的验收环节至关重要。小区坡道、电梯低位按钮等基础设备皆应纳入验收项目中,并严格把关。

其实,无障碍设施并不单单只为残疾人设计,老人、儿童、孕妇、伤病员等全社会成员都可受益。日前,本市正式出台《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对居住社区的无障碍工作进一步明确了要求,即居住建筑出入口应设置无障碍坡道和轮椅回转空间,具备条件的老旧住宅楼可按有关政策加装电梯。

旅日学者刘曜曾参与过《无障碍设计规范》的修编,他介绍,“无障碍”应该是一种“通用设计”,残疾人能用,也能给老年人用,受伤的人、病人都能从中受益。他表示,无障碍设施不仅仅是给残疾人行方便,也应该为其他出行不便的人群带来便利。他说,北京即将迎来冬奥会,这是一个完善城市无障碍设施的良好契机。“行动方案”出台之后,相信数年之内,北京将会变得更加友好和宜居。